时言

同人囤文区。卡文经常,初稿粗糙,还请多多指教。

[真遥]恶之花(7)

上:恶之花(6)


第五章


郁弥觉得最近这些日子,醒着似梦,可等到真正做梦的时候,又是什么都梦不到了。

梦中他的神智无比清晰,甚至连夏也的死讯也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,片刻不肯停休。像是判了极刑的犯人,乐此不疲地一块块剜去身上的肉,每一刀都是处处见血,直入骨髓大脑的滋味,但是久而久之,竟也麻木了。

疼痛不过是活着的副业。


橘真琴臂上的伤已经完全痊愈了。一拐进院子,变见得七濑遥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打盹,翻到一半的杂志盖在脸上遮挡阳光,凑近看去是今年前几期的《经济学人》,可是书是放倒的。想必他对这个也无甚兴趣,随手拿了一本当做眼罩用了。

橘真琴极轻地坐下,不...

[真遥]恶之花(6)

上:恶之花(5)


第四章


岩鸢组虽然历史由来已久,实力相当,但也并非一派独大。最头疼的对手还是要数北部的鲛柄帮。两派利益争夺激烈,在实力相当的前提下堪堪勉强维持着和平,但是也少不了日常的摩擦。

可是随着鲛柄新一任当家的继位,两派之间的关系就连维持着表面上和平的假面都相当困难了。鲛柄的松冈凛,是个激进的脾气,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,随着和岩鸢平日里的摩擦越来越大,内部上下弥漫的仇视情绪一触即发。

比起岩鸢这种老帮派,鲛柄是一支相当年轻的势力。同时与之闻名的还有他们的狠,要钱不要命的狠劲。也正是凭着这股子狠劲,鲛柄的老当家才从重重的混混堆里杀出一条血路,敢于和岩鸢抢地盘,一...

[真遥]恶之花(5)

上:恶之花(4)


第三章


七濑遥知道自己是有些不正常的。

或者用“不正常”来说,在他看来过于严重。顶多算有些偏执——他在爱情方面执着地保留这份偏执,并且认为只有他才是遗世独立守护这份纯洁性的存在。

爱情和性爱应该是两回事,他想,这是可以被完全割裂开看待的,甚至一旦沾染上性爱,爱情本身也会变质。就像新鲜的苹果和变质的东西放在一起,迟早沾了腐气,不断地扩散发酵,连同那个苹果一起烂得彻底。

他憎恶那种黏糊恶心的肉体关系,在他看来,那就是导致腐败的变质因子,贪享一时的温存和刺激,但是长久沉迷于此之间,一旦色衰爱弛,迟早连同根部都毁得一干二净。

只有精神啊,精神才是永恒的...

[真遥]恶之花(4)

上:恶之花(3)


“郁弥跟我说山崎那些手下处理的事情。”回来的路上,七濑遥这样说道。而后又顿了顿,很不高兴,“还有,说过多少次了,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我小遥。”

真琴好脾气地软声软气:“我忘记了嘛。”

七濑遥对他这幅“虚心接受,坚决不改”的德性也早就习惯,靠了汽车后座不言语。不一会儿,真琴又附上前来,在耳旁轻笑着问道:“那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,叫你小遥好不好?”

七濑遥的脸罕见地红起来了。


真琴刚把房门关上,遥就在后面不作声响地搂上来了。

照理说,七濑遥也不是什么活性子的人,整天木楞楞的,像个瓷人儿似的。可真琴就偏好这口,一觉察背后搂上来的人,就急不可耐地转过身去...

[真遥]恶之花(3)

上:恶之花(2)


第二章


橘真琴在岩鸢组的地位,可以说是标准的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下”。除他以外,七濑遥对桐嶋家的那对兄弟也颇为信任。桐嶋家基因好,老桐嶋是当年组里出了名的俊俏小白脸,娶了个花好月好的老婆,日子本该美满得很,可惜死得早,留下那对一团奶气的兄弟就撒手不管了。十几年来兄弟俩跌打滚爬地长大,不知吃了多少苦,现在总算是熬出了头。老大桐嶋夏也是一副极标准的英俊男子的模样,个头挺拔健壮,行事矫健利落,七濑遥除了真琴以外,把事情托给他做是最放心的。小的就相对差了些,叫做桐嶋郁弥,和七濑差不多同岁。他的长相就随了他爸,一张极其秀气美丽的脸蛋,瓷一样的白皮肤,镶上一双水灵灵...

[真遥]恶之花(2)

上:恶之花(1)


不过等七濑遥进来的时候,他已经连气都快断了。魂魄都要归了天际,却看到七濑遥的时候,一瞬间清醒了过来,好像连瞪人的力气又重新回了过来。


造反之前,他虽然只是岩鸢组一个还没怎么混出头的小大哥,理应是没有什么资格“面圣”,但偏偏赶巧却看到了这个大帮派里一把手的真容。素来知道岩鸢组的当家少主年纪轻,可万万没想到竟然长成这样子,可着实不像是一个黑帮老大,倒像是他膝下的男宠。

不过对于山崎宗介来说,七濑遥美则美矣,毫无灵魂。一张好脸空洞洞的,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名堂,反应迟钝,发了呆还要旁边的那位二把手在一旁提醒他。像道做工精细的怀石料理,但是精致过头,无聊得毫...

[真遥]恶之花(1)

一张同人引发的脑洞。

放飞自我的OOC,慎入。


第一章


七濑遥这个人,向来是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。

不可否认,爹妈给了他一张好脸蛋,从镜子里一眼望过去,腰是腰,腿是腿的,肩膀宽挺,撑起的西装很好看。腰比一般男人要细了点,但好在外面衣服一套,也基本上看不出什么端倪。腿笔笔直的两条,直愣愣地杵在那里,和阅兵仪式上的军官一样赏心悦目。最好看的是他的那张脸,工笔画似的,远远望去,氤氲不清中就看清那双微微上扬,猫一般的一双眼。

他的日子也堪称过得舒坦,比较舒坦。这比起一般的黑帮老大成天心事重重的,他相对就高枕无忧了些。祖上留下来的基业家大业大,...

[真遥]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??(完结)

午睡一觉醒来之后开的一个莫名的脑洞,迅速完成速食作品,不要理会我(。

刚刚继续补了一点,把它结掉了。真的是全篇老梗无新意的一篇,不过我大概就是这么俗气地喜欢这种情节啦(捂脸


po主男,二十岁,坐标[打码保护个人信息],目前遭遇人生最大危机。我的发小(男)最近跟我表白了。

这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,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,所以上来求助大家。发小跟我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,两家之间住得很近,家长也都认识,关系都非常要好。我是独生子,由于没有亲兄弟姐妹,所以一直把小我几个月的发小当弟弟看的。这里我就叫他M好了。

M脾气很好,人也高高帅帅的,喜欢他的女生很多,我之前还一直以为他最近有女朋友...

[真遥]绝地逃亡(5)

第五章


    万事具备,目前眼下的首要任务就是收集食材。

    父母一年前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去世了,他还记得当年他神思恍惚了好一阵子,很久才从痛失双亲的阴影里走出来。爸妈辛苦操劳了一辈子,剩下的留给他的就是那一间他所居住的空落落的屋子,以及算不上殷实的银行存款。各种投资以及外借的钱全都包括在内,不算上不动产,拢共有六七十万的样子。末世刚来的时候,他还在读高三,完全还没有踏入社会,亦不明白人世险恶,所以父母一大半的钱都被居心叵测的亲戚吞得七七八八,追贷款也仅拿回了百分之五六十,...

[真遥]绝地逃亡(4)

第四章


      “哎呦,小遥回来啦?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   连夜从C镇赶回来的七濑遥神色是显而易见的疲倦不堪,他略略向邻居点了点头,可是嗓子烧得生疼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  当年在末世时身体不至于这么虚弱,熬夜作战一两天不吃不睡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可现在一回到过去,整个身体素质也被带了回去。他一到家,在空落落的冰箱里摸索了半晌,才摸到一小包的鸡爪,上次吃晚饭剩下没烧的,放在...

© 时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